拖鞋驾车致5人死亡多人受伤仅获刑6年: 刑罚过低即是纵容

后以交通肇事罪,被启东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

2018年10月22日,被告人撖某是东胜区罕台镇人,因驾驶疏忽致一人死亡,最终因犯交通肇事罪被鄂尔多斯市东胜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

……按照刑法第133条,构成交通肇事罪的,一般是在三年以下处刑,如此低的刑罚不足以引起驾驶人员的重视。

况且在实践中大多连三年以下也不判,因为按刑法规定,三年以下是可以判处缓刑的,而且大多数受害者亲属为了获得较多的赔偿而放弃对肇事者的刑事追究。

驾驶人员的安全意识的大小,在某种程度上是与其将要负的责任尤其是刑事责任成正比的。

由于刑罚的偏低和实践中处理的实际情况,决定了驾驶员对交通安全的警惕性普遍较低,故意违章的较多。

因此,适当提高交通肇事罪的法定刑,对增强驾驶人员的责任心,减少不必要的人为事故的发生是有好处的。

拖鞋驾车致5人死亡多人受伤仅获刑6年: 刑罚过低即是纵容

提高交通肇事罪的量刑幅度不仅必要,而且合理从犯罪的主观方面看,过失比故意要轻,但在过失中,过失的程度也有轻重之分,交通肇事罪的过失要比其他过失犯罪重。

虽然肇事者在主观上对重大后果持否定态度,但在预见到违章可能造成重大事故的情况下仍然不以为然,继续冒险,这实际上是对他人生命的不负责任,把他人生命当儿戏,其主观恶性程度比某些间接故意杀人轻不了多少。

刑罚应与犯罪的主观恶性程度相适应的,一般的交通肇事罪最高仅判三年显然过轻。

那些故意违章、严重违章而构成交通肇事罪的则超过了人们对一般过失犯罪的心理容忍程度。

按现行量刑标准对此种犯罪进行处罚,其社会效果,一方面是公众认为罚不及罪,另一方面肇事者权衡自己的罪过和所受的处罚后,往往也认为是占了便宜。

对善良的肇事者来说,判的轻可能会更增加对受害者的歉疚,而对人性恶的肇事者来说,则会暗中自喜,不但不去吸取教训,反而觉得无所谓,在这类人身上根本起不到刑罚的改造效果。

笔者认为,应把一般交通肇事罪的刑期由现在的三年以下提高到五年以下。

对于故意严重违反交通管理法规的交通肇事罪以及肇事后逃逸的,由三年到七年提高到五年到十年,同时扩大适用的条件,不能仅限于逃逸、酒后驾车、无证驾车等恶劣情节,对于严重超速等故意违章的同样适用。

对于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因其对受害者的死亡持放任态度,而且客观上有自己先前行为带来的抢救义务而故意不履行这种义务因而造成受害者死亡,性质类似于间接故意杀人或者危害公共安全,应把刑期提高到十年以上至无期徒刑,乃至死刑。

穿拖鞋驾车处罚拖鞋驾车致人死亡 图-1

2019年7月15日上午,被告人陈某交通肇事一案在西湖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陈某因犯交通肇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穿拖鞋驾车处罚拖鞋驾车致人死亡 图-2

事件回顾:2018年7月30日18时53分许,被告人陈某穿拖鞋驾驶小型越野客车,搭乘陈某某,从杭州市西湖区古墩路新时代家居生活广场出发,驶往其位于杭州市西湖区文二西路德加公寓东区的住地。

当日19时04分许,陈某驾车沿文一西路由东向西行驶至竞舟路路口欲左转弯时遇红灯,遂停车等候放行。

19时05分许,左转弯指示信号灯变为绿灯后,陈某在驾驶车辆左转弯过程中,因违反“向左转弯时,靠路口中心点左侧转弯”的规定,转弯弧度过小导致车辆左侧前后轮先后驶上道路中央分隔带端部缘石。

陈某在处置过程中,因慌张错将油门踏板当作制动踏板连续使用,致使车辆在左转弯后沿竞舟路由北向南行驶的过程中持续加速。

事故造成秦某等五人死亡,蔡某等四人轻伤,罗某等三人轻微伤,石某等四人受伤但未达轻微伤。

经事故责任认定,陈某负事故全部责任。

五条人命七人轻伤仅获刑6年,这是鼓励吗?。

穿拖鞋驾车处罚拖鞋驾车致人死亡 图-3

穿拖鞋驾车处罚拖鞋驾车致人死亡 图-4

处刑过轻是交通事故频发的重要原因近年来,交通事故频发,这固然与交通运输的迅猛发展有关,但人的因素是主要的。

影响驾驶人员安全意识的原因除了交通管理不力之外,刑法规定的交通肇事罪的处刑过轻恐怕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2014年12月28日鱼某某驾驶普通货车行驶途中,与骑自行车过人行道的何某某相撞,导致对方抢救无效死亡。

案发后,鱼某某主动赔偿被害人家属22万元赔偿协议,并取得谅解。

最终,法院判决鱼某某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

2017年5月22日16时40分许,周某某穿高跟拖鞋驾驶小型轿车与驾驶电动自行车的黄某某发生碰撞,导致黄某某当场死亡。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